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热点专题 > “六稳”、“六保” 政策清单 > “六稳、六保”清单 > 保粮食能源安全


【转载】晚稻亩产下降,成本略增 出售价格上涨,收益增加——2020年我省晚稻种植成本收益情况分析

发布日期:2020-12-29 09:10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市发展改革局  字号:[ ]

据我局对全省22个县(市、区)291户调查户晚籼稻和粳稻成本收益情况调查,结果显示:今年我省晚籼稻和粳稻亩产下降,种植总成本略增,出售价格上涨,收益增加。

一、今年我省晚稻产量、成本和收益情况

(一)晚籼稻和粳稻亩产下降。今年晚籼稻和粳稻亩产分别为505.72和540.44公斤,比上年分别减少6.31和8公斤,减幅分别为1.23%和1.46%。减产的主要原因:受6、7月份和9月份降雨量偏多影响,连作晚稻移栽推迟,扬花授粉困难,空壳秕谷率增加;单季稻分蘖推迟,灌浆成熟期拉长,部分出现倒伏、霉变和出芽等。

(二)种植成本略增。今年我省晚籼稻和粳稻亩均总成本分别为1411.14元和1353.85元,比上年分别增加21.09元和32.69元,增幅分别为1.52%和2.47%。其中:晚籼稻每亩物质与服务费用为724.50元,比上年增加25.92元,增幅为3.71%;粳稻每亩物质与服务费用为619.03元,比上年增加16.01元,增幅为2.65%。

(三)出售价格上涨,收益增加。受今年提高最低收购价和国内外市场粮价趋升的影响,我省晚籼稻和粳稻每50公斤平均出售价格分别为141.22元和136.16元,同比分别上涨6.61元和11.05元,涨幅分别为4.91%和8.83%。晚籼稻和粳稻亩均净利润分别为19.99和128.78元,同比分别增加28.92元和60.08元,其中晚籼稻净利润由负转正。

二、当前种粮农民反映的主要问题

(一)种植成本逐年增加。近年来,由于雇工价格上涨较快、优质稻种价格偏高以及部分化肥和农药价格受上游化工企业原材料上涨等影响,我省粮食生产成本逐年增加。由于一些地区社会化服务团队数量有限且价格较高,服务水平有限,使种植户机械作业成本大幅提升,进而影响整体种植收益。而中小规模户因地块分散,机械作业费没有议价权,成本增加更多。一些规模种粮户由于前期设备设施投入较大,存在资金压力大,资金回笼慢等困难。

(二)耕地“非粮化”问题值得关注。据调查,由于种粮比较效益差,仍有部分地区存在占用基本农田种植苗木、茶叶、挖鱼塘等“非粮化”现象。少数地方由于工商资本的介入,通过高价流转土地种植经济作物,抬高了种粮大户流转地租金。

(三)粮食产后服务有待于提高。一些地方反映,由于粮食收购点少、售粮距离远、收购时间相对集中、售粮等待时间长,或因错过收购点收粮时间,造成来回运输,增加农民售粮费用。此外,一些县(市、区)存在粮食加工能力不足,特别是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由于封道外地成品粮运不进来,仓库有原粮,但当地没有加工能力。

三、几点建议

(一)稳政策、稳面积、稳产量,确保粮食安全。2017年至2019年全国稻谷最低收购价格降至较低水平,去年我省种植晚籼稻净利润出现亏损,粳稻净利润处于盈亏平衡点附近。为稳定粮食生产,保障粮食安全,保护种粮农民的合理收益,今年国家提高了早籼稻、中晚籼稻最低收购价格,每50公斤比去年提高了1元,粳稻价格保持不变。近两年,我省出台的稻谷最低收购价格均比国家和其他省市高3元/50公斤,对调动农民种粮积极性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但调研中种粮农民(尤其是规模种粮户)仍希望适度提高稻谷最低收购价,以获得较为稳定的种粮收益。同时,要着力稳政策、稳面积、稳产量,这是立足国内粮食生产、保障粮食安全的有效手段之一。要采取有力措施,切实解决基本农田“非粮化”问题,建立健全工商资本流转土地资格审查和项目审核制度,从制度上杜绝耕地“非粮化”问题。

(二)完善农业基础设施建设,提高抵御自然灾害能力。我省晚稻单产已连续两年下降,且受台风、强降水等影响较多,因此提高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尤其是农业水利设施建设,对于稳定粮食产量和抵御自然灾害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各级政府应加大对农田基础设施建设、中低产田改造、农业产业化项目建设的投入,改善农业规模化、机械化耕种条件。同时在项目规划和建设中要因地制宜,不搞“一刀切”,搭建建设方与使用方的沟通协商机制,减少建后“不好用、不能用”等问题,切实把农田水利工程建设好、管护好、使用好。

(三)优化粮食收购流程,提高粮食收购服务水平。为切实解决粮食收购点少、售粮等待时间长等问题,基层粮食收储企业要提高服务意识,在种粮集中区域、交售旺季设立临时收购点,优化了粮食收购流程,延长收购时间,解决农民卖粮的“堵点”。各收购点可建立预约制度,采用电话、微信预约等方式,让农民少跑路、少排队,节约售粮时间和费用,切实把服务“三农”落到实处。

(四)加快社会化服务的培育。提高粮食生产效率必须依靠农业机械化水平,而提高农业机械化水平必须依靠农机的社会化服务。政府要加强引导和扶持力度,围绕规模户、农民专业合作社等新型经营主体的需求,培育壮大农机专业户和服务组织,通过税费减免、信贷优惠、购机补贴、作业补助等扶持政策,发展农机大户、合作社、作业公司等,提高农机社会化服务能力。




分享到:
0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