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老年模式 退出老年模式
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公开 > 信息公开目录 > 部门、街道信息公开 > 镇(街道)信息公开 > 白水洋镇 > 政务工作
索引号: LH331082-072/2021-116070 公开方式: 主动公开
成文日期: 2021-10-22
发布单位: 白水洋镇
记忆中的白水洋 最好玩的白水洋
  • 日期:2021-10-22 15:30
  • 来源:白水洋镇
  • 浏览次数:

在小时候的我的印象里,白水洋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玩的地方了。因为我的大哥哥闲来无聊时,总说不如约几个朋友去白水洋街上玩玩。我问他白水洋在哪?他说在我们隔壁,快到仙居了。这让我觉得白水洋简直洋气又神秘。因为仙居已经超出了年幼的我所能认知的地理范畴了,是被划为“遥远”的地方。靠近“遥远”,在儿童的概念里,是含糊不清,蒙着一层朦胧面纱的。它仿佛真实存在,又好像只是构建起来的想象,一切都处于微妙的不确定的状态。

我可真想去白水洋见识见识呀!听说有一家卖空心馄饨的店开了快一百年。一百年,多么不可思议,店主是留辫子戴帽子的吗?馄饨怎么会是空心的呢?又听说有一条古道通往很远的地方。古道,走着走着会遇见古代的人吗?还听说……我几次央求大哥哥下次去白水洋时带上我。可是大哥哥说,你小佬人,带带啰嗦,谩在街上走落了。

我心里暗暗发誓,等我会学坐公交车了,我一定要自己去白水洋,把好吃的全吃光,把好玩的全玩遍。

还没等我学会坐公交车,我们家就搬到城里生活了,上学的我忙于应付繁重的课业,连老家都只在逢年过节才回去,更遑论对白水洋的念想了。只是偶尔吃到白水洋馒头,会想着去现场吃个落笼馒头应该很好。

时光经不起念叨,等我第一次踏足白水洋,已经是二十岁了。彼时在医院工作的我,参加一次去白水洋丁公园村的义诊。因为晕车,一路上迷迷瞪瞪,到了目的地下车一看,我傻了。怎么比我的老家还土?眼前青砖素瓦的房子,蜿蜒曲折的村道,随地溜达的鸡犬,跟“洋”字实在沾不到半点边。我的心里多少有些失落,一个童年的梦,虽然已经被岁月的水汽氤氲得模糊了,但拿手擦开一角,突然发现透过来的现实与想象相去甚远,总归是一时难以接受的。

不过,好客的村民很快冲淡了这份失落。老人们不善言辞,却给你最质朴的笑容,孩童们嬉笑追闹,一会儿送你山里的果子,一会儿送你好看的枝叶。午餐村里蒸了馒头招待我们。高高的蒸笼盖掀开,随着热气升腾起来的是一股干净而温润的麦香,裹挟着童年的味道扑面而来。用酵头做起来的馒头并不雪白,却松软而有韧劲,弹性十足,明明什么也没加,齿颊间却有淡淡的香甜弥漫。现实与想象的落差,轻易就被落笼馒头给填平了。

就这样,丁公园成了我与白水洋的初相见。多年后再听到这个名字,是它成了网红涂鸦村,再后来,是它在浙江诗词大会上创下的骄人成绩。不知道为什么,想起它,总会联想起岁月静好这样的词来。也许是当年馒头的香气还一直留在我的鼻息里吧。

正儿八经到白水洋玩,是听说白水洋有个乌岩寺很有意思。乌岩寺建在山岩边上,据说站在寺门前,可以俯瞰黄坦全景,梯田令人惊艳。在一个深秋的周末,我们奔着乌岩寺去了。经过镇区时,我坚持要先去找到那家开了百年的馄饨店,吃一碗传说中的空心馄饨。几经辗转,才在老街找到。谁知店主“讲究”得很,不是集市日不营业,哪怕食客趋之若鹜呢。虽然扑了个空,却突然感觉到白水洋的“好玩”了。有个性,不流俗,才是吸引人的魅力所在呀!它也确实成功吸引我又专门挑了个市日去吃,当然这是后话。

一路盘旋到了乌岩寺,还在依山的石阶往上走,已经忍不住想要呐喊,我来迟了,我来迟了!极目望去,层层叠叠的梯田黄绿相间,如练如带,蜿蜒逶迤,一直到看不见尽头的远方,与斑斓的山色融为一体。朋友远远地一指,说,那就是黄南古道。秋天的古道是上天赐予人间的绝色。于是几人当下决定要去走一走古道。我不禁有些雀跃,会不会有什么奇遇?会不会遇见穿越而来的古人?会不会遇见下凡的神仙?虽然很荒诞,但谁的童年没有幻想过山里住着神仙呢?

在大泛村经过一座石桥,就进入黄南古道。石桥并不雄伟,俊毅而沉默,使人想起阿难的故事。愿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雨淋,五百年日晒,只为那个心爱的姑娘从桥上走过。虽然不知道这座石桥有没有五百年,但想来它也见证过无数的悲欢离合,多少外出的游子从它身上走过,驻足,回首,望着桥那头满眼不舍的人,或是老父母,或是心爱的姑娘,或是贤妻幼子。桥这头的人,又有多少个清晨与黄昏,在期盼归人啊……站在桥上,思绪有瞬间的恍惚,如今我们踏过的每一步,可曾印在古人踌躇的足迹里?

走进古道,像是走进了如烟岁月。时间在这里大约是不存在的,我们只是走进了一幅活着的古画。树木繁茂,枫林半红,黄叶铺满了青阶,踩着索索作响,不知不觉就进到了画的深处,近处或见蛛网缥缈,或见枯藤缠绕,远处是蓝天辽阔,日影斑驳,我一会想起“枯藤老树昏鸦,古道西风瘦马”,一会想起“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到最后也只能憋出个“怎么可以这么好看!”事实证明,美到极致,所有的文字都无能为力,大美无言。

归途遇见一群山行者,好不爽朗,也不管相不相识,远远就招呼起来,嘿朋友,来黄南古道都是有眼光的人呐,这可是国内保存最好的枫叶古道之一,跟北京香山齐名哟!

哈,好玩!

最近一次去白水洋,是到安基山体验滑翔伞。胆小如我,尽管知道它很安全,仍是决然不敢尝试的。头晕怎么办?飞歪了怎么办?落地摔了怎么办?可是我的杞人忧天抵不过朋友的热情高涨,非要感受“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只好迎难而上。穿上装备,心在忐忑,腿在发抖,来不及退缩,已经被教练带着跑向崖边,双脚腾空的一刹那,居然没有失声尖叫,反倒有种莫名的轻松感。很多时候人生也是如此吧,悬而未决时是排山倒海的疑虑与纠结,一旦尘埃落定,不论结局如何,心便踏实了。山风呼呼地吹过耳畔,眼前是辽阔的天空,远山在轻轻地晃动,向我靠过来。一时间,分不清是飘浮在空中,还是飘浮在梦中,介于真切与不真切之间。在悠悠荡荡中飘向地面,降落后看到了一句很有意思的标语:“飞翔本是鸟儿的自由,可你来了安基山,你也可以。”

嚯,这文案,好玩!

原打算滑翔结束后返程,听到一群20+的小年轻说要留下来先看落霞,再看星空,复看日出,30+的姐姐也索性将好兴致进行到底,跟着闹腾一回。

夜幕降临后,周遭变得缓而慢,窸窣的虫鸣远远近近,掺杂着三两声人语,反而衬得一切更加宁静。很幸运,当晚遇见了满天星斗,清澈如洗。星河之下,天地之间,我们多么渺小。竟还遇见了一颗流星,来不及许愿,只好对着夜空大喊,祝我好运呀!不知谁喊了一声,世界和平啊!惹得众人哄然大笑,气氛快活极了。远处的灯火阑珊,是暂时远离的人间烟火,是暂时隔开的红尘世界。

没想到清晨还有一场惊喜。绯红的朝霞还遮遮掩掩,柔白的云海已经浩浩绵绵。这大概就是我能想到的仙境的样子了。人间有仙山,山在缥缈间。山下看云雾,山里看神仙。

我说,一定有神仙。

朋友说,这白水洋,还是有点好玩的。

呣,这我从小就知道。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